首页 | 大赛结果查询 | 联系我们 | 投稿须知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品牌栏目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品牌栏目

7-9年级:名师聊吧 (2)


名师聊吧

  努力去体察去发现人与人的不一样。有了不一样,就有了芸芸众生的千人千面。

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别人的复印件

——京冀浙写作教学三人聊

⊙ 王 君 陈晓东 司艳平

  作者简介:

  王 君:中学语文特级教师,现任教于清华大学附属中学。首届全国中学语文十大学术领军人物,全国中学语文优秀教师,全国中学语文教改新星,省级优秀班主任,省级骨干教师。北京师范大学等全国几十所师范大学特聘“国培”专家教师,兼职硕士生导师。

  陈晓东:中学语文高级教师,任教于河北省唐山市税东中学。

  司艳平:中学语文一级教师,任教于浙江省永康外国语学校。

  王君:晓东、艳平,上一期我们聊到学生写“静物”,从这一期开始我们聊聊写人。这好像相对简单些,是吧?

  晓东:学生们从小学就开始写人,比如爸爸妈妈、外公外婆,真可谓是“爱你千遍也不厌倦”。但仔细一瞧,孩子们笔下的人物几乎全是一个模样:姥姥姥爷、爷爷奶奶的满头白发,纵横的皱纹,慈祥的笑容;爸爸的沉默寡言,妈妈的唠唠叨叨。

  艳平:确实如此,仔细一瞧,几乎是千篇一律,千人一面。既然写人,就要写出人的个性特点,每一个人的与众不同。如果天底下的爸爸妈妈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那该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!

  王君:这个问题确实很尴尬——孩子们笔下的人辨识度不高,形象雷同,总像是别人的复印件。芸芸众生的千姿百态给白白浪费掉了。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是什么呢?

  艳平:我觉得主要是因为孩子们还不会去捕捉人物在生活中的各种细节,某个神态呀,某种穿衣特点哪,某个眼神哪,某个动作呀,某句话呀……

  王君:其实这个很好教。我们可以一样一样地教。看看这张图片,你们有什么感觉?

  晓东:哈哈,就是没有“赵本山”三个字,大概孩子们也能猜出是赵本山。

  王君:为啥呢?

  晓东:典型的猪腰子脸,还有那款帽子,简直是国人皆知啊。

  艳平:对,放大一个人形象上的某个突出特点,这个人的形象就立体了。

  王君:你们再看看,其实漫画和写作是非常像的。

  晓东:对眼、猪腰子下巴,漫画家真厉害!聚焦,放大,这人物,就活脱脱出来了。

  王君:其实每一个人身上多少都有点儿与众不同的地方,就看你能不能发现。我这次让圆明书院的孩子们写书院的一张笑脸,大部分作品不满意。因为所有的眼睛都是“炯炯有神”的,笑容都是“灿烂”的,笑声都是“银铃般”的……全一样。一个叫李佩达的小朋友显示出了写作才华:

  嘴唇微微上弯,露出洁白的牙齿,双眼眯成小蝌蚪,这是宋兆涵的微笑。他笑得无拘无束,那是喜悦的笑。

  尚安瑞的笑是可笑的,他略把嘴往上翘,像一个可爱的猪八戒。

  吴征汝的笑是憨憨的,因为他的双眼眯成一条线,嘴角上扬15度,露出微黄的牙齿。

  艳平:这孩子写得不错。他有独特的鉴别力,能够区分和表达不同笑容的特征。

  王君:穿着就更有代表性了。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穿衣风格,就看你能不能发现。

  艳平:对,对,对!这回语文湿地的宜昌年会,写王君老师的很多,我觉得最妙的就是周忠玉老师的《看,我的大袍子》。她写的是年会期间王老师穿的各式各样的大袍子——很有绘画感的黄色复古系长裙,沉稳宁静的蓝袍,邻家姐姐的紫袍,女神范儿的红袍……把个爱美会美的王老师写得入木三分哪!

  晓东:这篇文章我也印象深刻,因为切入独特,别具一格。

  王君:这其实也是一种聚焦,一种放大。放大的是人物的穿着。动作呢?有没有放大的典型例子?

  艳平:鲁迅先生去世后,有许多回忆鲁迅先生的文章涌现,但是,萧红的《回忆鲁迅先生》独树一帜,给人眼前一亮之感。“鲁迅先生的笑声是明朗的,是从心里的欢喜。若有人说了什么可笑的话,鲁迅先生笑的连烟卷都拿不住了,常常是笑得咳嗽起来。鲁迅先生走路很轻捷,尤其使人记得清楚的,是他刚抓起帽子来往头上一扣,同时左腿就伸出去了,仿佛不顾一切地走去。”细细揣摩萧红的着眼点,总是很有灵性地在单纯地表达着,读来直抵人心。

  晓东:你们还记得《红楼梦》里宝玉挨打的那一段吗?宝玉挨了板子之后,众姐妹都来瞧他、安慰他,但是人物个性不同,看望的方式也迥异,实在有趣。“只见宝钗手里托着一丸药走进来,向袭人说道:‘晚上把这药用酒研开,替他敷上,把那淤血的热毒散开,可以就好了。’”一个“托”字用得实在精妙无比,宝姐姐用心之至,且她的用心所有人都能瞧见。她嘱咐袭人的话,大方得体,周到妥帖,不慌不乱;“忽又觉有人推他,恍恍惚惚听得有人悲泣之声……只见两个眼睛肿的桃儿一般,满面泪光,不是黛玉,却是哪个?”林妹妹来看他,欲语泪先流,眼睛肿得像桃儿,可见林妹妹伤心的程度,是伤心伤肺的。这与宝姐姐的安慰大有不同,一个是形式上的慰抚,一个是灵魂上的慰抚,她们二人待宝玉的心由此可见一斑。曹雪芹大先生真是钻进了人物的肚子里。

  看来呀,要想把人写出不一样的味道,还真得有孙猴子的本事,钻到人物的肚子里,再向外探出脑袋,看看他们怎么说话,说话时什么表情;看看他们怎么做事,做事时什么动作,这点很重要呢!

  王君:当然更重要的还是整体的个性特点和精神气质,把这个东西表现出来,那人就活了。喜欢看《中国好声音》吗?你们看那些导师,个个鲜活!

  艳平:哈林在面对学员时就不会像阿妹一样嘻嘻哈哈、有啥说啥,更多的时候是摆出一副腹黑大叔的样子,面对学员的陈述以及其他导师的争夺“但笑不语”,末了再冷不丁地来个绝地反攻。

  晓东:汪峰体贴、善解人意,他认真倾听学员的心声,主动了解学员的过往经历,然后用心揣测这些经历对学员音乐风格的影响。在这种“只有我最了解你”的感觉下,略显沉默的汪峰每次开口,真可谓是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!

  王君:我很欣赏那英的坦诚以及略带霸气的天真直率。尽管那英已是资深导师,但当她看到中意的学员时,仍会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惊喜表达出来,也从不吝啬给学员送上赞美。那姐在场上那句“去年的冠军是我带出来的”经典语录可谓霸气四射。

  艳平:魅力四射的阿妹不仅仅是热情洋溢,喜欢随心所欲、快人快语表达内心的感受,完全不会因为初来乍到谦让三分,更不会在气势上输给那英、哈林两名资深导师。同时,阿妹在镜头前的表现,兼具了御姐的热情进攻和萝莉的撒娇卖萌。

  晓东:是啊!她可以在听到自己中意的声音时,第一时间“拍案而起”,甚至会激动地跳到椅子上为学员声嘶力竭地高呼,也会在被其他导师抢了自己看中的学员后抖肩歪头,大呼不依;或是在学员犹豫时,冲他们扮个鬼脸,卖个萌,再加个真情告白(“来,跟我对视十秒钟!然后跟我走!”)。阿妹的可爱与真诚就像一阵清新的风,每个被她关注的学员都没来由地感觉放松和喜悦。

  王君:每个人的个性其实是掩藏不住的,一颦一笑、一言一行无不贴着个性化的标签。写作就是要善于发现这些不同,发现人与人的不一样,在不一样里去探究人物的精神世界、志趣追求。

  艳平:这就是我们平常讲的,什么人说什么话,什么人做什么事。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做事风格、心思想法,写人如能写到这个份儿上,就算是大成功了。

  王君:叶圣陶老先生不是说嘛,就一个人来说,言语举动虽然和许多人大体相同,可是总有着“小异”之点,待人接物也有他的态度和方法。把这些综合起来,人家对他就有更深切的认识,不仅是声音,是容貌,凡是一言一动,都觉得印着它的标记:这是这一个人而不是其他人。这样的话,写人的不一样,不仅仅体现在颜值和声音的不同上,更深层次的不一样,是个性的不同、内心的不同。如能让孩子们意识到这点,并且在写作中体现出来,是为善莫大焉之举。

  晓东: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树叶,也没有相同的两个人,其实就是从人的个性角度来谈的。千人千性,人的丰富、有趣、生动就在于此。

  王君:说到生活里的某个人,我倒是想起教师节孩子们送给我们的祝福之语。晓东、艳平,你们教师节收到孩子们的祝福了吗?说说你们的感受。

  晓东:孩子们的祝福我收到了,可我怕听到孩子们说:“老师,您像太阳,温暖着我的心;老师,您像春蚕,无私地教育着我;老师,您像明灯,照亮了我前进的道路。”孩子们送上这样的祝福,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  艳平:哈哈!我也怕,怕看到这样的字眼,因为这样的字眼没有个性,也不真实,只要是老师,都可以这样套上去,太没针对性了。今年教师节,我收到了原来教过的孩子的一封不同寻常的书信,我很喜欢,就是因为这个孩子写出了我的特点,写出了我的那点不一样。她这样说:

  老师,我觉得,您和我们一样,还是孩子,甚至有时您更孩子气。自己迷糊地锁住办公室门,跑到教室,叫某某男生翻窗户帮您开门;来上课时,“咦,忘拿课本了!”您冲我们扮鬼脸,又匆匆跑下楼拿上来;我们在下面背书,您眼睛盯着一处,眼珠子都不转动一下,一副永远的思考状;你想和我们说什么重要的事,我们正要竖起耳朵倾听,您却欲言又止,支支吾吾,脑袋一歪:“不好意思,我想不起来了。”我们一头雾水,拿您没辙。您开心的时候,时常不加掩饰地哈哈大笑,说的话都在手舞足蹈,教室里的空气都在轻舞飞扬;您伤心的时候,嘴噘得比孩子还高,一脸灰色,郁郁寡欢,让我们心疼;您生气的时候,头发似乎也冒着火,我们手足无措,不知该向您泼怎样的水,才能浇灭您心中的怒火。

  王君:能看出这个孩子对艳平的感情非同一般,只有深深地爱着某个人,才会不放过任何一句话,不放过任何一个举动,全都记在心里。写人的前提是爱人,只有爱着,才会花时间,下功夫,细致地观察他(她),真诚地揣度他(她),进而走进他(她)的内心。

  晓东:少年情怀总是诗。只要他们愿意对某个人投入感情,写出来的文字就会带有他们的特质,很干净、很明朗、很纯粹。

  艳平:当看到姚宇楚同学的这段文字时,我喜笑盈盈,又热泪盈眶,她如此细腻地体察我,又如此周到地了解我,说不感动是假的。可见,写人要想写到感动对方的程度,必得真实真切、必得细腻用心、必得切中他(她)的特质才可呀!

  晓东:艳平,我一下想到王老师为你写的那篇文章《艳平,世界如一座花园在前方等你》,也提到你像孩子。“每一次,你都像一个孩子,端坐第一排,凝神谛听,认真笔记,时时伸颈,侧目,微笑,默叹,一脸天真,以此表达赞叹会意。”我也觉得你像一个天真的孩子,天真地打量着这个世界,君姐的话无比正确!难怪语文湿地的语文前辈刘忠源老师说:“我和尹东比王君老师更早认识艳平,但显然,王君老师比我们更了解她。”

  王君:哈哈!生动的人总会吸引生动的目光,你长着一双什么样的眼睛,就会看到一个什么样的世界,就会看到一些什么样的人,慢慢地,就会如苏轼一般,眼见天下无一个不是好人!就会发自内心地想去观察他们、认识他们、走进他们,其乐无穷!

  晓东:写一个人,熟悉了解是必经之路。彼此惺惺相惜,往往最能写到核心,写到别人看不到的特质上。比如杜甫追忆李白的诗篇,许多诗句实在恰切无比:“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”,这是对他诗歌的评价;“痛饮狂歌空度日,飞扬跋扈为谁雄”,这当是对他整个人的评价。你看,多么到位呀!当世之人看李白,定然没有杜甫再精准的了。

  王君:当孩子们想要去贴近某个人,便会去琢磨他,研究他,就会把自己的主观情感附着于人物,和他们同呼吸、共哀乐。有了这样的心思,写出的人物不会游离于文字,自然会不一样,自然会特别一些。

  艳平:这是朴素的真理。对人敏感了,凝视得久了,总会凝视出属于自己的味道,总会探求出人物内心的思量,有了这样的好奇心,便会下笔千言,且动心动情。

  王君:是啊,归根到底,你还得“爱”你的写作对象。越深“爱”,越能“见”,越能“写”。这期我们聊了写人要写出不一样,这是写人的基本要求,如何做到不一样,还有很多的方法,

  我们下期接着分项聊,给孩子们更扎实的辅导。

  【佳作展示】

阿应与涂卡笔

浙江省永康教师进修学校附属中学八年级(4)班 徐逸鹏

  阿应,一个全身长满肉的胖子,坐在我的斜对角,是我学习上的竞争对手,当然也是我的朋友。不过,当我“憎恶”他时,就直呼他“肉墩子”。

  他身材高大,体形魁梧,与帅哥不沾边。但即使他长成这样,也总喜欢钻进女生堆里面玩,我叫他他也不回应,我碰他他也不理不睬,一副见色忘友的熊模样。说话时,总喜欢一只手捂着脸,竖起另一只手的第二根手指对别人指指点点,并且好多次都指着我,眼睛里充满了敌意,所以我实在不大“佩服”他。

  我们组也会产生一些小风波,原因就在于我与他之间的不可调停的矛盾。有许多次我坐在座位上做作业,有同学悄悄跑来问我问题,他看见,便直接大声呼我的名字,说我上自习说小话,老师在讲台上低头改作业,听到他的叫声,便抬头把我骂一顿。我心里的不满与憎恶一天天增长,因为他总是喜欢借着老师的威风仗势欺人,我想就算我讲话真的有错,老师也不应该只骂我而不批评他吧?

  就是这样一个不明事理的人,最后还成了我的朋友。你气恼的时候他不恼,你怪他的时候他嘿嘿一笑,纯属没心没肺的人嘛!他的肚量和他的肚子一样大,对此,我深信不疑。

  上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是电脑阅卷,规则很烦琐,需要用2B涂卡笔。考试当天,我忘记带2B涂卡笔了,一下子慌了神,出了满头汗。问身边的同学,都是只带了一支笔,我甚是沮丧,顿时陷入窘境,不知如何是好。我真希望可以瞬间跑出去买,但已经来不及了,离开考只有五分钟,我忐忑不安,像热锅上的蚂蚁,来回乱窜。

  “嗯,给你。”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。

  我吓了一跳,抬起头,一个肥壮的身躯站在我面前,是阿应。我想他是来看我笑话的吧,真想冲上去骂他一顿。他像变魔术一般竖起一支笔,然后扔了过来,我手忙脚乱地接住,真是百感交集。再去看他,仿佛帅气了很多,一下子如天使一样美好,我对他的怨怼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。我用着他的涂卡笔,涂出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,班级第四名。他呢,也拿了他自己最好的个人成绩,班级第三名。

  仁厚的朋友哇,愿我们永远快乐!友谊长存!

  【名师微点评】

  这篇作文有点儿《阿长与<山海经>》的味道。阿应的种种“劣行”在“我”看来都是难以忍受的,能把那些不太美好的“劣行”写得如此可爱,如此真切,逸鹏同学对阿应的观察非一日之功。有如此细腻的体察,再加上纯真的描述,这样的文字想不生动都难哪!不一样就是不一样!

  (指导教师:司艳平)

上一篇:蒋风  下一篇:7-9年级:名师聊吧 (1)
用户名:
 
密  码:
 
验证码:
 点击换另外一幅
联系我们 | 投稿须知 | 广告刊例
《快乐作文》杂志社 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天苑路3号
冀ICP备11018237号-6